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明天下 -> 明天下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一八一章 挤破脓疮污秽横流

第一八一章 挤破脓疮污秽横流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第一八一章挤破脓疮,污秽横流

    盖子是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只要有这个东西,很多污秽的,恶臭的,见不的人的东西就会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。

    揭开盖子的一般都是坏人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的坏蛋。

    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,喜欢看见美好的,干净的,香甜的,顺眼的东西,为了让自己长久处在这样的一个氛围中,他们不惜自己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一旦盖子被揭开了,恶臭就会重回人间。

    身为大明的统治者,云昭本来应该成为一个更大,更重,更加厚实的盖子,好把人间的污秽牢牢地盖住,让百姓生活在一个看似美好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他原本也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之所以给那些贪官污吏们一线活路,就是基于这个考虑。

    结果,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忍受那么多的不堪,那么多的污秽,那么多的悲伤以及残酷。

    在终南山想了三天之后,他觉得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,就不打算当一个盖子了。

    他想做一把铁锹,一把斧头,砸烂天下所有的盖子,挖出人世间所有的污秽,就这么**裸的暴露在人间,让那些无知的百姓们心生警惕,让他们知晓,在这片富饶美丽的土地上,依旧有整天蔽日的黑暗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做了,挟自己至高无上的威望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挖到了知府阶层了。”

    被调回玉山的徐五想若有所思的对皇帝道。

    云昭面无表情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国相张国柱冷声道:“开弓没有回头箭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大笑道:“我就是一头鹰犬,你们说怎么办,我就怎么干。”

    云昭看了看周国萍与彭国书。

    周国萍立刻道:“自卫军体系没有大问题,这与自卫军平日里属于半军事化的组织架构有关系,只要从军中抽调正式军官接管自卫军,他们依旧是一支可以信任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彭国书思忖片刻道:“我不认为有人有调动军队反抗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钱少少道:“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听了几人的意见之后,云昭淡淡的道:“那就继续!”

    徐五想干笑了一声道:“只要不牵扯到国字行列,我们的根基就是稳固的,即便是发生一点波折,也无碍大局。”

    张国柱满怀希冀的瞅着韩陵山跟钱少少道:“真的有你们预料的那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钱少少面无表情的道:“官员的权力太大,监督太少,逐利是人的本性,很多人以为自己在书院苦熬十余年,如果清贫一生是一件非常不划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段国仁平静的道:“既然不是一路人,那就早点清除掉。”

    张国柱道:“工作量太大了,一年时间可能不够。”

    云昭冷冰冰的道:“一年不够,那就两年,两年不够那就三年,什么时候把腐肉挖光,我们什么时候去管别的工作,这一次的打击范围要广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官员,土豪劣绅,强人路霸也必须在打击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我以为,此次法部要用重典。”

    卢象升道:“这样做不妥当,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入到律法执行的过程中去,犯了什么罪,就判相应的刑罚,陛下当戒急用忍,不可开律法被情绪绑架之先河。”

    云昭冷笑道:“云氏开祠堂,一次杖杀一百六十二人,朕并没有为任何人留生路。”

    卢象升皱眉道:“云氏宗族法规,不符合大明的律法精神,老夫以为,此项权利应该收回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边不说话的云杨睁开眼睛瞅着卢象升道:“莫要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卢象升摇头道:“云氏宗族法规本身就是律法层面的一个异类,就算我不说,以后还是会有人说的,现在收回,陛下付出的代价最小,一旦形成民意,陛下的处境就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云昭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云杨冷哼一声也不做声。

    徐五想见场面尴尬,就主动道:“不得不说,玉山书院子弟,在此次审计过程中表现得要比玉山大学堂的子弟要好的多,尤其是玉山书院本院子弟,目前为止仅仅有六人已经被证明有罪。

    犯罪者大多是燕京,南京,广州分院的子弟。

    玉山大学堂的局面也是如此,这些年,玉山大学堂的扩张规模超过了玉山书院的扩张规模,很容易出现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状况。

    我以为,以后,我们还是要加强教育,塑造学员子弟的品格,不能再放任自流了。”

    钱少少冷笑道:“玉山书院本院,玉山大学堂本院出来的弟子,一个个前程远大,自然看不上那些蝇营狗苟得来的几个碎银子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要嘛不出事,一旦出事,就是天大的案子。

    分院出来的弟子,只能担任次一级的官职,上升前途无望的时候,生出一些贪腐之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以为,不论是本院,还是分院,我们还是要以才取人,不得看毕业院校取人,否则,这个弊端不能除掉,贪官污吏就无法根除。”

    云昭看看在座的诸人站起身道:“继续!”

    说完话,就起身去了云氏大宅。

    冯英仰头瞅着烟气缭绕的玉山,钱多多推着一个硕大的婴儿车,领着云朵在院子里的散步,云春哭的稀里哗啦的,云花在一边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不就打死了你的两个哥哥吗?没打死你就是好的,你还有脸哭。”

    云春哽咽着道:“我也想不通啊,家里不缺地,不缺钱的他们这是为什么啊,还一口气贪污十七万个银元,都是他们娶得婆娘不好,明知道这是杀头的事情,也不劝着点,还背地里怂恿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男人被杖毙了,她们被发配到遥州去了,可怜我爹娘,哭死了都没人同情,还惹得族人不待见,我都没脸在府里执役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用手帕擦掉那个大婴儿嘴角的口水,对云春,云花道:“少在我们面前耍心眼,等陛下回来之后,你们要是有胆子,就跟他去耍。”

    云春摇摇头道:“陛下最近心情不好,我们不敢。”

    冯英怒道:“不敢就给我闭上嘴,我就不信这些年你不知道你家的变化?”

    云春连忙摇头道:“我都四五年没有回过家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笑道:“为何不回去?”

    云春犹豫片刻道:“不喜欢看他们的嘴脸,只要我回去了,他们就央求我在陛下,皇后面前帮他们说好话,爹娘还在边上敲边鼓,烦不胜烦的也就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云花其实也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了。”

    云花怒道:“我兄弟敢说这话,说一次就被我打一次,时间长了也就不敢说了,我还警告过他,好好地做事,我自然会帮他,如果有半点不妥,我第一个就不饶他。

    这一次总算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,要不然,不会比你的两个哥哥好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云昭一脸阴翳的走了进来,首先就把这两个蠢货给撵出去了。

    见云朵憋着嘴巴似乎要哭,就连忙把这个宝贝抱在怀里,哄了半天,这才让这个小公主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云昭抱着云朵来到婴儿车边上,看看韩珊珊,还捏着这个胖孩子莲藕一般的手臂逗弄一阵子,对钱多多道:“这孩子好带吗?”

    钱多多笑道:“好带,前提是要吃饱,别看现在睡得安稳,放到床上,一会就爬的找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云昭点点头道:“健康就好。”

    冯英把云朵接过去抱在怀里,对云昭道:“很艰难吗?”

    云昭冷笑一声道:“只要下定了决心,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,警告你的儿子,要是他敢干扰这一次的审计工作,就算他是我亲儿子,我也会下狠手处理。”

    冯英打了一个哆嗦道:“不会的,彰儿不是一个糊涂的人。”

    云昭点点头,又对钱多多道:“你也管束好你儿子,不要在这个时候大肆的在大明挖人,如果他放走了一些不法之徒,我连他一起收拾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笑道:“我儿子多聪明啊,他挖的人都是各个书院的学子,一群学生能有什么不法之事呢,再说了,您这不要的人,显儿也不用。

    您不用担心我们,我们可不会干扰您的事情,倒是母亲那里可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,那个刘茹至少跟六宗案子有牵连,如今被慎刑司盯得紧,已经求到母亲那里了,母亲说,刘茹家大业大的难免会参与到一些她无法控制的事情里面去,希望夫君网开一面,放过那个妇人,这件事夫君还要尽快处理才好。”

    云昭淡淡的道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她如果真的只是被一些犯官给牵连到了,律法自然不会把她一棒子敲死,如果被查出是她主动参与了事情,那么,谁都救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目送丈夫气咻咻的走了,冯英跺跺脚道:“定时彰儿干了一些不该干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冷声道:“这一次我不回护他,你该下狠手就下狠手,再不教育,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冯英咬着牙道:“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说罢就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钱多多回首看看坐在书房窗前的丈夫,再看看抱着她大腿的小女儿,对那个躺在婴儿车里的大婴儿道:“这是你义父对大明人的最后一次试探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人都能过关,事情可能会很快平息下来,如果这些人都经不起考验,这天下,可能真的会血流成河……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