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一剑长安 -> 一剑长安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一七二章羽皇复辟(下)

第一七二章羽皇复辟(下)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对于羽人族中发生的一切,羽然浩虽然看不到,但也猜得到。

    天光乍破,犹如金色的长剑划破了厚厚的云层,给这片大地带来了光明一般。

    昨夜下了一场雨,地面还有些湿润,原本温和的小溪此时也变得暴躁了起来,原本清澈的溪水,此时也卷起了不少泥土,变得浑浊了起来。

    羽然浩早早的起了床,按照自己留下的后手,应该就在这两日,便应该会有人来请自己出山了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小溪旁,地里的庄稼此时长得正好,距离上次的剑魂山之战过去了七八月,又即将入秋了。如今这些庄稼长得正旺,他最多等上半个月,便能够收获自己所种的果实。

    羽然浩看看自己亲手种出来的庄稼,心里有些不舍。休息了这么长时间,他终于感受到了人族凡俗的快乐,木屋的封顶,种子的落下,幼苗的破土而出,这些都让他心里一颤,有了从未有过的快乐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,这些事儿如此的平凡,却能让他产生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很舍不得这种安稳平凡的快乐。

    但最终,这位当初统治了整个妖域的羽皇叹了一口气,看向了小溪中的浑水,脸上露出了一股无奈的笑容。

    有些浑水,他不得不蹚啊!

    羽然浩蹲了下来,正要掬起一捧浑水。只不过,他的手还没有碰到这水,似乎听到身后有脚步声,便急忙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木屋有两栋,他按照之前的约定,建造了两栋木屋,一栋他自己住,另外一栋自然是留给了九酒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自从去了剑魂山见了徐长安回来之后,九酒便回到了族里,很少会来到这儿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并肩作战让羽然浩心里出现了幻想,可现实始终是残酷的,九酒两三个月才会来一趟,而且从不在自己留给她的木屋里过夜。她只是来看看自己,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想来确认一下自己有没有动作而已。

    毕竟,没了他的羽人族,可以说实力大不如从前。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会给九魁龙一族和血麒麟一族以为他们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九酒来看看他的状态,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此时他回过头,看向了那木屋,但很可惜身后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羽然浩苦笑了两声,有些无奈。自己还是想得太多了,她如今恐怕正忙着带领九魁龙一族争夺地盘呢,怎么可能来这儿看他这个闲散人?

    羽然浩眉眼低垂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幻想过,幻想过九酒站在了他的面前,让他放弃什么狗屁任务,让他别去管什么天帝和主,让他陪着她浪迹天涯。

    可现在,快来不及了啊!

    他等了她七八个月,只等来了匆匆一两面,说的话甚至还不如当初在剑魂山的时候说的多。

    羽然浩不是没想过去找九酒,他无数次的鼓起了勇气,但又无数次的放弃了。面对感情他不是傲娇之人,更不是放不下面子。只是以他的身份老老实实的在这儿种地还好,若是去忘了九魁龙一族,会让整个妖域的妖族怎么想?还有,倘若她的未婚夫在场,她的未婚夫怎么想?

    他的举动,不仅仅关乎他个人,更是牵扯到几个大势力。

    他羽然浩可以喜欢一个人,但不能因为喜欢一个人,就把那个人的族群带入战争和混乱吧?

    羽然浩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走到了那栋为九酒留下的木屋前,他叹了一口气,最终还是没有进去,转身回到了小溪旁,一脚踏了进去!

    既然这浑水他羽然浩非蹚不可,那他自然当仁不让!

    而此时,就在方才他所站的木屋之后,走出了两个人,看着站在了小溪中柔情尽散,一脸严肃的羽然浩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人看起来有些苍老,脸上的胡子都白了,可双目散发出凌厉之光,一看就知道此人不简单。唯有看向身边的女子之时,眼中才会出现一抹柔情,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酒儿,你若是喜欢,何不大方一点?看得出来,他对你还有意。”

    这位胡子花白的老人声音温和,看着女子淡淡的问道。而这女子,自然便是九魁龙一族的圣女九酒了;至于这男人,则是传闻中早已受了重伤的九魁龙一族的族长,九酒的亲爹,九翰墨。

    这名字虽然看起来充满了书香气,可实际上,这九翰墨是个实打实的武夫。他没有本命武器,锤炼的是自己的身子骨。但凡遇到敌人,哪管他用的什么名剑,他自有一拳,砸过去便行!

    就九翰墨这身子骨,说他弱,但凡是见过他出手的人都绝不会认为他身子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是如此,九翰墨对外宣称自己身子骨不行了,让自己女儿代为管理九魁龙一族,一是为了闭关想摸到登神境的门槛;其次便是为了引出敌人,不管是族内的敌人还是族外的敌人,只要敢趁着这个机会跳出来,那他便可以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便是磨炼自己的女儿,毕竟总有一天,他要离开了这个世间,需要自己的女儿去面对风雨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!”九酒低下了头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骗他你有了未婚夫,甚至还要结婚了?”九翰墨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九酒顿了顿,这才长叹一声说道:“因为我知道,他其实更适合妖域,而不是我。我其实也明白他的心意,只是如今不比从前了,我不能接受。若是以前,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和他在一起。但自打剑魂山之战之后,我觉得他更适合整个妖族。虽然,不熟悉他的人都认为他刚愎自用,甚至有些高。但我知道,他自傲是因为他有实力,有智谋;说实话,去年的剑魂山之战,要不是他提前提醒了我,恐怕我们族的损失不会比血麒麟一族的低。”

    九翰墨皱起了眉头,不明白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若是没有徐长安进来,他愿意放弃羽皇之位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他走。但现在有了徐长安,有了李义山他们,而整个妖族,需要他。我不能因为自己,而占据了原本能够帮助妖族的他。他啊,属于妖族,而不是我。”九酒声音越发的低,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听得此语,九翰墨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头,轻声说道:“你倒是格局大!”

    九酒没有回话,只是低着头,看着恨不得被自己抠出血来的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羽然浩一脚踏入浑浊的水中之后,他的心里再也没了任何的希望,他知道他等的人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有些路,选择了便没有回头的可能。

    当年若是他没选择羽皇这个位置,或许他和九酒已经有了孩子,什么徐长安,什么妖域,那都和他们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但时间不会给他如果的可能,既然当初已经选择了,那便只能闷着头走下去。

    羽然浩深吸了一口气,他回到了屋子里,换上了以前穿的金色长袍,坐在了屋子里,为自己倒上一杯以前九酒和他都喜欢喝的奶茶,静静的等着羽人族的人来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中午,天边突然闪起了阵阵金光,紧接着有乐器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声音羽然浩并不陌生,只要是羽皇出行拜见别人或者会见其它族群的族长之时,便会有这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羽然浩知道,这是他扶持起来的傀儡小羽皇来了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明白,有些时候,傀儡也不会那么听话。不过,他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果真,没过多久,以前属于他的巨大的轿撵便停在了门口,而轿撵中乘坐的,正是他所扶持起来的腾氏的小羽皇。

    至于站在轿撵前面的四人他也很熟悉,正是他们羽氏的羽宏,翼氏的翼天,白氏的白凌,还有腾氏的腾青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现在自己重新登上羽皇之位的唯一阻碍,便是这腾氏。

    等众人来到他的面前寒暄了几句,这位小羽皇便开门见山说道:“羽叔,这羽皇之位是您传给我的。本来我在传给您有些不合礼数,可现在情况复杂,还请羽叔您回来,坐镇羽人族!”

    昨晚一晚上,小羽皇几乎没睡,就是为了练习这句话。他害怕,害怕今日来会露怯。

    好在这番话说出来,没了昨夜的害怕,反而多了一些威胁的意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对面这小羽皇假惺惺的推辞之语,羽然浩心里早就有所防备。按照以往的惯例,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推辞一番。既然他已经决定再次出山面对徐长安,那自然不会扭扭捏捏的,更不会直接推辞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既然要做,那自然不会玩这些虚的。而且,当初他让这小子当羽皇,本就是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小羽皇有些紧张,甚至还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。按照计划,只要羽然浩稍微推辞一下,客气一下,他便立马顺水推舟,保住自己的羽皇之位!

    当让他没想到的是,羽然浩居然没有任何的推辞。

    他如同一个老流氓一般,听到这话之后没有给自己丝毫的体面,直接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当仁不让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小羽皇和腾青都顿时一愣,他们完全没想到羽然浩会如此的不按照规矩和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但既然小羽皇话都说了,也不能耍赖,只能吃一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羽然浩可懒得管他们,直接说道:“我知道诸位来此所为何事,这三圣山咱们一定得去!但是,只能是逐日境的修为前去。我们此番前去,不帮三圣山的三人,更不会帮助徐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哪怕是支持他的翼天和白凌都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,三圣山的三人之中,有人即将进入登神境了!我们不仅要去,还要团结起九魁龙一族和血麒麟一族,高手倾巢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鹬蚌相争,我等渔翁得利!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所有人顿时被吓了一跳。同时,还有些不解的看向了羽然浩!

    羽然浩此时来不及解释那么多,他只是在心底默默的说道:“徐长安,咱们这次,才算是正真的交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章分解。

    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